实时更新资源的极简平台

那个被贾跃亭伤过的男人回来了

作者:聚搜集 分类:流氓资源网

12

没有永恒的朋友,也没有永恒的敌人,这是商业世界的真理。

4 月 7 日,在网约车江湖消失 5 年之久的周航重回一线,出任曹操出行董事长。

在此之前,曹操出行已经经历了一番大换血,创始团队几乎全部离职。曾为滴滴悍将的龚昕成为曹操出行的总经理,并接替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刘金良成为法定代表人。

作为易到用车的创始人,周航几年前是和滴滴、曹操出行在同一赛道刀剑相向、水火不容的敌人,如今站上了对方的阵地做了指挥官。这大致相当于刘强东退休后去了阿里当 CEO。

2010 年,周航在上海虹桥机场排队打车。他等了很久,始终没有打到车。这让周航开始思考一个问题:中高收入群体,是否需要更便捷的专车服务,而不是在等候出租车上浪费宝贵时间?

在这个美好愿望的基础上,周航成为中国网约车的拓荒者,成立了易到。

此时,距离 Uber 的第一版 APP 在旧金山上线还有 5 个月。而滴滴,之后在中国网约车领域一枝独秀的老大,2 年后才成立。

巅峰时期,易到进入到近 200 座城市,拥有 200 万注册车主和 4000 万用户,占据了全国 80% 专车市场。

“2014 年前,整个中国的叫车领域都是我们的。” 周航曾说。

如同后来的共享单车和社区团购一样,巨头的加入让网约车变成一片烈火烹油的战场。与背靠腾讯和阿里的滴滴、快的相比,易到像是没有娘喂奶的孩子。

巨头带来的优势有两个方面,一个是移动支付

2014 年,腾讯和阿里在出行领域开始大力推广移动支付,滴滴和快的携巨大的流量优势涌来,在订单数量上很快超越了易到。

2014 年之前,滴滴和快的每天只有几万单,并没有对易到产生实质威胁。在接入移动支付后,易到的城池被夺取几乎是一瞬间的事。仅仅三个月,滴滴每天的订单量就到了几百万单,足足翻了一百倍。

巨头带来的另一优势就是更多的钱。

网约车烧钱大战大家应该还有印象。在 2015 年,几大巨头在网约车的投入共计超过 200 亿。请全国人民打车不是开玩笑,当时路姐还在上学,依稀记得同学从大学前门去后门都要打车,基本不花钱,就是玩。

而周航对烧钱一直是拒绝的,他不止一次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:补贴用户是一种幼稚的行为,易到绝不参与补贴大战。

这其中除了商业逻辑上的考虑,可能也有一部分自我安慰的成分 —— 易到也没有足够的弹药参与补贴大战。

当易到的蛋糕即将被滴滴、快的以及外来者 Uber 瓜分完的时候,周航意识到找一位拥有大流量的金主爸爸的重要性。

阿里和腾讯早已心有所属,市场上曾一度传言百度会投资易到,但这根救命稻草随着百度投资 Uber 燃烧殆尽。2015 年,周航找上了中国互联网的第四极、光芒一度盖过 BAT 且拥有完整生态的体系的巨头 —— 乐视。

2015 年的春天,周航和乐视 CEO 贾跃亭相约在朝阳公园附近吃饭。贾布斯彼时正值意气风发、指点江山之际,和周航分享了一下乐视的战略和愿景,用的词无外乎 “生态”、“化反”。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 周航听不懂。但易到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,急需补充新的血液。

况且,乐视给的太多了。7 亿美元,贾布斯从周航手中接过易到的控制权,将其划入乐视汽车生态的一部分。

2015 年底,曾经对 “烧钱” 不屑一顾的周航忽然心态变了,也许是从贾布斯那里得到了指点,他开始在行业内掀起了新一轮的补贴大战,到 2016 年上半年,易到反而成为专车领域唯一大幅补贴用户的平台。

易到的补贴以 “充返” 形式开展。“充返” 比例为 100%。半年时间,总共参与充值的用户超过 650 万人,金额超过了 60 亿元。

这同时意味着,补贴金额也超过了 60 亿。

2016 年,易到在北京开了一场发布会。此时的周航已经完全理解贾布斯 “生态化反” 的深意,并从他那里学到了 PPT 的制作艺术。在发布会上,他表示:“在乐视入股的 246 天里,易到凭借自身独有 DNA 优势和乐视‘生态化反’的力量,

“成为互联网江湖里第一个起死回生的传奇。”

这时也是贾布斯开启了造车的漫漫之旅的起点。为了在电动车领域干反迈巴赫、法拉利和宾利等传统高端车企的梦想,贾布斯穷尽其力挪用了乐视及其合作方的资金,辗转了中美两地经营法拉第未来,至今已经烧了超过 400 亿。

乐视的故事不用赘述。值得关注的是,近日,在美上市法拉第未来又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。这是法拉第上市仅一年多以来,第二次收到退市警告。对于在美苦心经营多年的贾布斯来说,退市就像一个注定会到来的礼物。

乐视和易到联姻之后,贾布斯和周航的蜜月期也十分短暂。2016 年 11 月,乐视以易到为主体,用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取得 14 亿贷款。这笔贷款明面是为了给易到纾困,但其中只有 1 亿用于易到,剩下的 13 亿全部投入到了乐视汽车生态中。

这里多说一句,这笔贷款的抵押物 —— 乐视大厦,在贾布斯失联后,成为了乐视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。在经历了多次降价后,终于在去年拍卖成功。它也辜负了作为抵押物的使命,只卖了 5.73 亿。

在贾布斯携老婆前往美国造车前夕,周航发布声明称易到遇到资金问题。而导致这个问题的直接原因就是 “乐视挪用易到 13 亿”。而在乐视的回应中否认了资金挪用的行为,并将周航比作 “农夫与蛇的现实版”

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在一番唇枪舌剑之后,周航和三个创始人宣布从易到离职,易到完全被乐视的人接手。此时的乐视已经一地鸡毛,似乎也不在乎再多点累赘。

之后,除了滴滴,神州专车、嘀嗒出行、曹操出行这些后起之秀也远远地将易到甩在身后。作为全球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,易到逐渐消失在大众视线。

与之共同被埋没的还有曾经易到的用户和司机。

从 2017 年开始,易到的司机忽然发现平台内钱提取不出来了。他们没日没夜开了几个月的车,最终不仅拿不到报酬,还白白搭进去不少油钱。

而那些靠 “充返” 100% 补贴吸引而来的用户也全成为了韭菜。充值的钱想用掉却打不到车,想退也退不掉。那些钱躺在平台上完全变成了一个数字。

至今,在易到 APP 的退款界面,还有近 3 万人排队等待退款。

今年 315 的时候,路姐在网上依旧看到不少在维权的易到司机和用户。想来,他们已经孜孜不倦维权了 5 年。

5 年过去了,周航兜兜转转。成为了顺为资本的投资合伙人,和小米的雷军一起到处撒钱投资。期间还忙中偷闲写了书,出演了话剧,热衷旅行和公益。

如今空降曹操出行,重返网约车行业。在滴滴受所钳制当下,行业再次泛起蓝海,相信作为网约车鼻祖的周航一定能重获荣光。

不过路姐有个同事想问下周航一个问题,他恰好是易到早期的资深用户,至今在易到上还有几千块的存款 ——

这钱到底应该算在谁头上,是你还是贾布斯?我骂的时候别有误伤。

来源:马路青年 微信号:maluqingnian

正文到此结束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数据来源于第三方 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。敬请谅解!

投诉/侵权联系邮箱:336615421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