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时更新资源的极简平台

超期实习生

作者:聚搜集 分类:流氓资源网

1

应届毕业生的实习期多在 3 个月,一般不会超过半年。随着就业形势变化,许多应届毕业生会选择长期实习来锁定职位,实习期超过半年的情形屡见不鲜。甚至,有已经毕业的学生为积累工作经验就业,自负生活费用超期实习。可即使是这样,许多人也无法在实习结束时获得一份工作。

2

搁浅

实习是筱瑞延迟自己进入职场的第二级台阶。第一级是考研。毕业于 2020 年的筱瑞刚好碰上了疫情爆发后的第一个大学生就业季。极少有同学在那个夏天直接去工作,考研几乎是一种本能选择。

被浪潮裹挟第一次考研,筱瑞失利了。怀着赶场的心情,筱瑞又一头扎进春招,可当时岗位已所剩无几。在一种反复的心态下,筱瑞一边写论文一边上网课,同时准备第二次考研。二战考研,依旧无所收获。

这时,筱瑞毕业已经接近一年。工薪阶层的父母很难再拿钱出来,家里还有上小学的弟弟,工作变成了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选项。那段时间,筱瑞投遍了符合条件的、与专业领域相关的所有岗位,包括快手和芒果 TV 的校招、字节跳动和腾讯的社招,还有几家自媒体,都杳无音信。“本来就没有多少公司可投,招聘名额还少得可怜。”

没有了应届生的身份,也缺乏工作经验,和家人商量之下,筱瑞想到一方面准备去香港留学,另一方面找一份实习积攒经验。筱瑞找到一家报社,实习生也可以拿稿费。报社通知筱瑞实习那天,她都哭了,这几乎是她毕业一年多,收到的第一个好消息。怀着感恩之心,筱瑞在报社实习超过半年,然后离开。

早在实习之初,报社领导就跟筱瑞达成一致:只实习,不入职。离开报社,筱瑞已经毕业一年多。唯一的安慰是,她现在有了一段工作经验。

应届毕业生的实习期多数在 3 个月,一般不会超过半年。随着就业形势变化,许多应届毕业生会选择长期实习来锁定职位,实习期超过半年的情形屡见不鲜。甚至,有已经毕业的学生为积累工作经验就业,自负生活费用超期实习。可即使是这样,许多人也无法在实习结束时获得一份工作。

同样搁浅的超期实习生,还有在蔚来武汉销售公司实习了 8 个月的宋朗。宋朗是 2022 年应届毕业生,本科学会计专业,实习岗位是商务运营。去年 7 月刚到蔚来时,HR 曾告诉他,表现优秀的实习生有转正的机会。为此,宋朗选择一留再留。

实习刚过一个月,创始人就发布了内部信,宣布蔚来将在 9 月底前裁员 1200 人左右,核心涉及人力资源、法务和财务等公司支撑部门。炙手可热的造车新势力,也开始过紧日子,作为商务运营的宋朗不在裁员重灾区,内心的疑虑才稍稍放下。

到今年 2 月,忍不住的宋朗第一次找到项目领导问,是否能转正。对方回复:要结合公司的发展,和城市总经理沟通后才能确定。月底,领导主动说要聊一聊,宋朗意识到,可能是转正 “情况不太好”。公司的小会议室,领导的语气带着遗憾,却又没有商量的余地:“商务运营岗之后可能会由其他员工兼任,不需要专人来完成了。”

说完,领导还夸宋朗:“实习工作完成得出色。”

3

消磨了一个月后,宋朗只能接受事实。他把离职的消息告诉了一些交好的同事,他们也很震惊。当晚的告别聚会上,有人替他打抱不平,认为实习生 “人微言轻”,宋朗仿佛被打开了情绪开关,这才 “难受得要死”。工作交接中,宋朗得知接替他工作的女生也是应届生,实习时负责数据分析,现在成功转正到商务运营岗,并不存在兼任的情况。这和领导的说法不一致。

和宋朗一同的实习生里,只有一名实习生成功转正。一位人力资源岗实习生,几天后也接到了无法转正的通知。公司例会上传出消息,更希望有工作经验的人来承担人力资源工作。

4

拿捏

当初如果不是被告知有转正的希望,宋朗不会在蔚来实习这么久。存着一份留在蔚来的希望,去年秋招时,宋朗只尝试了字节跳动的校招,中途因为忙于实习工作,他选择退出了笔试。

实习期间,宋朗主要参与蔚来在武汉的门店网络布局,又称 “网络发展”。2021 年 7 月,实习刚开始时,宋朗还很清闲,要做的不过是修改合同、备份资料、寄收快递,每天重复着简单的工作。

到了 8 月,宋朗的工作突然变得复杂起来。这一年,蔚来计划在全国新建 20 家蔚来中心和 120 家蔚来空间,门店总数达到 366 家。同一时间,宋朗要筹备武汉区域七家蔚来空间的开业工作。

那段时间,宋朗常会忘记自己只是一个实习生。他的工作内容包括:前期负责勘探场地,与商场沟通店面要求和合同,跟公司财务对接财务测算表。中期负责申请首期租金,为装修进场准备营业执照等材料,沟通反馈装修过程中的问题。后期还要验收装修质量,准备开业材料、拆围挡…… 每家门店开业前,宋朗都会在店里守到凌晨,直到关掉最后一盏灯。

武汉公司里,负责网络发展的只有宋朗和领导两人,执行的工作只能宋朗来做。那时候,宋朗每周有四五天都在跑商场,“生活里只剩下工作”。他喜欢这份工作,看着 PPT 上的图纸变成落地的门店,是他最有成就感的时刻。转正的希望,一直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5

经济收缩下,企业纷纷向内收紧,像宋朗一样遇到 Head count(招聘人数)突然被锁的应届生并不罕见。在上海实习了大半年的梁晴,也失去了到嘴的转正机会。当她果断提出离职,电话那头的 HR 很惊讶,立刻问梁晴:是不是有其他工作了?HR 的反应让梁晴很生气,毕竟,自己这属于被动出走。

梁晴今年从审计专业毕业,对口的就业路径是去会计事务所。为了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市场营销工作,梁晴毕业前来到这家公司实习,负责电商运营,但工作内容与期待相去甚远。

梁晴负责的运营渠道是拼多多,拼多多的百亿补贴每天都连续不断,她需要在活动中监控其他经销商的价格,如果出现更低价,就要记录并上报,再由专人去和经销商谈判,防止自家品牌的资源位被撤掉。为了控价,梁晴需要每三小时刷新一次页面,同时监控十几个品牌,“没有尽头”。

起初,梁晴被告知实习有转正的机会,且公司只接收有转正意向的实习生,“如果来实习只是为了刷履历,他们是不接受的。” 虽然并不喜欢这份工作,梁晴也想先留下来,前提是薪资合适,工作半年后再考虑跳槽不迟。从去年十一月到今年五月,梁晴在这家国货彩妆民营公司实习了七个月。

实习期间,经理曾对梁晴确认,她毕业后可以留在公司工作,“部门也确实缺人”。口头的承诺,却一直没落到实处。先是转正面试从二月一直拖到四月,然后是 HC 一直无法确认。直到梁晴提出离职,HR 才表示可以给她发 offer,但是无法签订三方协议。公司其他七位实习生也都遇到了不确定的情况。“他们好像一直有各种理由拖延”,梁晴说。

今年 5 月初,HR 通知了梁晴转正后的薪资:月薪 8000 元、14 薪。这和梁晴向正职员工了解到的情况不符,同事曾告诉她,转正工资会在 12000 元至 15000 元。梁晴提出离职后,HR 亮出筹码:可以为梁晴涨薪 10%,加到绩效考核里。梁晴盘算着,所谓 “绩效考核” 就是一张空头支票,公司正职员工的工资是固定月薪,绩效考核一直是不透明的状态。“(HR)要留我的语气也挺不真诚的。” 这让梁晴坚定了离职的想法。

漫长的实习期里,经济压力比职场压力逼得更紧。宋朗的实习工资是每天 150 元,没有补贴,一个月满勤 3300 元,跑商场时在外吃饭打车,都是自己贴钱。租住的老房子里,冰箱是坏的,没有衣柜,厕所也经常堵住,坐公交去公司要三四十分钟,但是胜在便宜,一个月只要八百多元。

实习期间,宋朗一直欠着花呗,“基本都是亏空的状态”。实习前几个月,他还能接线上兼职,每周帮人做一两个 PPT,一个能拿两三百元。后来实习忙起来,兼职也不做了,“每天都累得不想动”。

对已经毕业的筱瑞来说,控制花销是第一要务。为了减少家里的负担,她尽可能减少日常的生活开支,大头都用在吃饭上。租住的公寓在城中村,房租少,物价也低,小吃街的盒饭一份 13 块,关东煮 10 块钱就可以吃饱。

报社编辑体谅筱瑞,给了她不少独立撰稿的机会,但拿到手的稿费也只够付房租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公寓楼是商业用电,一到夏天,每个月光电费就要交三四百元,“真是心疼死我了。”

6

生路

面对悬而未决的转正前景,梁晴早已有不祥的预感,从 3 月开始,她就参加了春招。在连续投递了十余个市场营销岗位后,她在五月拿到了 offer,去一家快消公司做管培生。

参加新公司的笔试和面试时,梁晴发现,考试内容和自己的实习经历很吻合。实习时,她需要同时完成数据运营、内容运营和活动运营等多个分支的工作,这些工作在更大规模的公司,往往会有专人负责。正是因为实习时什么都做,让她积累了营销经验的基础。“如果我只实习了两个月,肯定写不出来这些(笔试题)。”

在最难就业季找到满意的工作,梁晴觉得自己 “很幸运”。

离开蔚来后,宋朗也找到了新工作,但需要告别武汉去深圳。在第一次询问转正没有明确答复后,宋朗决心两手准备。为有更大的赢面,一个月里,他陆续向广州、深圳的企业投出六十多份简历,大部分是商务运营岗。那段时间,他每天都需要在繁重的实习间隙,插进两三个线上面试。

等到 3 月中旬,他收到第一个 offer,是一家深圳的石油公司。公司愿意签订三方协议,但是工作内容 “枯燥乏味”,每天改合同、打印、盖章,他做了两个星期就离职了。第二家公司转正工资 4000 元,宋朗不愿接受。到了第三家公司,工资也说是 4000 元,宋朗无奈只好答应。签合同时,宋朗发现工资变成了 2000 元,对方告诉他 “以口头承诺为准”。这次,他没敢信。

靠着在蔚来的实习工资,宋朗在深圳熬了两个月。终于在五月中旬入职一家短视频公司。

二战考研失败后,筱瑞经常去刷豆瓣小组 “考试失败垂头丧气互相安慰联合会”。去年 4 月开始实习后,她就很少再去逛了。筱瑞再也不想回到考研的怪圈 —— 生活里只有这一件事情,无法预知结果,也不知道力气有没有用对,“这件事本身太恐怖了”。

筱瑞实习结束时,师弟师妹们也正忙于秋招、考研、找暑期实习,一刷朋友圈就能感受到他们的焦虑。筱瑞只是默默旁观着这一切,“跳出这个轨道后,我发现世界还是挺大的,朋友们都说我变得更平和了。” 在实习和留学中纠葛了将近一年后,筱瑞拿到了去香港念书的机会。

毕业将近 1 年的林城,现在仍在一家新闻单位实习,一边找着工作。超期实习让她对于媒体这个职业也产生了困惑:一些用人单位会限定应届毕业生,而另一些则认为她 “经验不足”。实习 11 个月时,又有用人单位告诉她 “需要男性记者”。眼见着同学们都陆续有了工作,或是去读研究生,林城还无落脚之处。

她没法再专心实习。“明显觉得自己急躁了,没有借口再让我逃避就业”。

*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

来源: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:zhenshigushi1

正文到此结束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数据来源于第三方 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。敬请谅解!

投诉/侵权联系邮箱:3366154217@qq.com